梦工厂动画公司中国:談談全自動端子機等人工智能的進步帶來的影響

返回列表 來源: 發布日期:2018-09-15 16:34:23
隨著全自動端子機等人工智能的進步,在很多行業機器已經開始取代人的工作了,有些朋友在想,科技日新月異的發展,以后人類會不會進入空虛的“享樂時代”呢?我覺得這點是不可能有的。現代普通人的物質水平完爆以前的皇家貴族,你享樂了嗎?很大程度上,人的幸福感是通過對比產生的,和別人對比,和過去的自己對比。如果你現在年入三十萬,在大陸來說算可以了,但和你中學同班了六年的那幫同學最少都四十萬起,你照樣會有很強的挫敗感。對大多數人來說,在社會天梯上的排名是基本不會變的,而且每一個時代總會有大量新的稀缺的東西,你得不到稀缺品,因為稀缺品的分配主要看排名,你就不開心了,就開始懷疑人生了。
進入全自動端子機行業后,我大概在前年就開始經常思考“大眾失業”這個問題了,最早的時候看過了一本書叫《Race against the machine》。每有空閑我就不禁會思考這個問題,因為我是做算法的,我是推動這個瘋狂的世界前進的一分子,或者叫共犯,我希望能想明白我們在做的這些事情??垂芏噯誦吹氖楹臀惱?,比如KK最近的新書《必然》,我只看到他們的態度是樂觀的,大體就是“過去也有過很多次大變革還是適應過來了”“人們會在新的生產力水平上發現新的工作的”,道理雖然是這樣,但是現在的情況跟過去大不一樣啊。沒有哪位大師在提出大的解決方案,也許是因為世界還沒有足夠瘋狂,悲劇還沒有足夠觸目驚心。
如果是時間跨度更大一些,也許大家還能更容易適應一點,就像過去工業革命革掉工匠們的命,那是一個鈍刀割肉的過程,割著割著這一代人也就老死了。但我們的時代,變化的速度太快了,我們一生必然會經歷好多次革命,也許每十年就一輪。零零后應該是比較能夠適應這個世界的,因為他們出生的年代就已經進入了快車道。但是更多的人呢,我們身邊有多少人是做好了不斷更新技能不斷改變工作內容的心理準備的?即使是日新月異的IT行業,絕大多數人都在憂慮著那幾個經典的問題“我三十歲了還能做**嗎”“三十五歲還能寫代碼嗎”“有時你什么錯都沒有,就錯在太老了”(這句馬化騰說他們產品經理的)。是的,我們都還沒有適應這個進入快車道的時代。
和全自動端子機所在的線束行業一樣,其他行業下,機器眼下正在取代的首當其沖的是那些身強體壯的勞動者,比如說美國開貨車的彪壯司機們正在面臨自動駕駛的威脅。就算你有強大的工會讓老板們不準炒員工,要照常發工資,事情并不會向好的方向發展。比如福特,我不炒你們可以,你們每天就來一個屋里坐著發呆吧,不準上網不準開窗看風景,你拿我錢,我惡心你。我還要把工廠搬到別的州別的國家去,那里是新的環境,更低的稅收更寬松的政策環境更友善的工會,機器人愛用多少用多少,效益怎么高怎么來,沒有那么多歷史的負擔。
世界不可逆轉地在向高人均產出發展。我們端子機行業做線束的客戶工廠人數逐漸和工廠規模不成正比,whatsapp五十幾號人做到190億刀,特斯拉十萬級的產能工廠里也沒幾個人,spaceX一年幾十億刀的訂單也就一千來人。中國也在往這個方向走的,IT行業自不用說是高人均的,制造業也在逐漸增加使用機器人。技術的進步,使得個人的生產效率得到了巨大的提升。有了全自動端子機,一個小型的線束工廠有十來個人便已經能夠搞定一定量的訂單,美國農民只占全國總人口1%,卻是全球最大的農產品輸出國;有了專業的搜索引擎來查案宗,一個律師就能頂過去兩百人;有了云技術,whatsapp估值幾十億刀時候也只需要兩個半后端。全球產值當然是在飛速前進,失業也在困擾著各個大國,失業早已是各大國們的政治主題。美國競選最振奮人心的口號絕對是“抵制中國,把工作搶回來”,相信工業回流美國就能解決失業問題的人不要太天真,能回流的都是不用低端勞動力的,增加不了多少個就業崗位。
我有時候思考一個方案,就是只有少數人工作,養著大多數人。這不就是極左社會嘛,如果左是可行的,歐洲何至于走到今天這個困局。社會是一個人類協作的組織是一個價值交換的組織網絡。如果我不工作了,我不產出價值,我沒有可交換的東西了,你為什么還要和我共存于同一個組織網絡中呢?那么,不是政治玩家不是金融高帥富不是科技搬磚工不是教授醫生律師,又不會賣燒餅賣包子的普通人,拿什么來跟別人交換呢?不遠某天,能源像空氣一樣不稀缺,材料科技像變魔術一樣點石成金,糧食畝產一萬八,長相和能力平庸的你而且還五六十歲了,將以一個什么姿態存活于這個世界上呢?那都太遠了,想像不了,也許人們在那時候找到了新的協作框
(生產關系)了。
短期而言,和全自動端子機一樣,機器是不會一下子取代大多數人的。有一些機械的、長時間集中精神的、固定套路的工作,比如產線工、司機、配藥師的,機器比人還擅長,這些是一不留神機器就可能取代掉了你的,到了日后可能只有極少數非標的訂單才用得上人去做,很多工作需要人搭配機器做才最高效,這些工作是主流的新工作。不過在你和機器協作的過程中,機器一定會不斷學習優化的,在單一專業的工作內容中,機器逐漸又會把人趕出去的。業務溝通事務還是人跟人的,人跟人之間做比較好的事還是人比較擅長。審美是模糊的、社會性的,這個還是人比較擅長。
單從個人物質增長看,科技的發展是極好的,那些易于復制的產品都容易進入你的購買力范圍中,全自動端子機行業的發展使得線材越來越便宜,得以支撐日益廉價的電子設備。從這個角度看,那些隨大流的人其實都問題不大的,比如碼農,安心地碼字搬磚,來什么技術就學學,來什么業務就做做,工資隨社會產值自然成長,社會天梯排名基本不變,生活其實還是不斷在改善的。比如能源便宜了材料便宜了制造便宜了,物流人流也就便宜了,你想環游世界也都不貴了,不稀缺了嘛。糊里糊涂就一輩子了。
但是呢,你又不服輸,當年成績比你差的同學開公司市值幾個億。那你也拼嘛,拿你安定的生活來賭,拼兩把沒中你就快四十了,最壞的結果是錢沒撈到人又老了。選擇哪種,就看自己的風險偏好了,愿賭服輸最好。
對于尚未出道的年輕人,我建議是好好學習,知識是未來最大的紅利。你沒二代的命,但有知識又能動手干活,生活就不會太虧待你。而且要有持續學習持續自我更新的態度,因為這個時代里,所有人都永遠是菜鳥,保持更新進步會讓你偶爾比別人飛得快一點,因為沒有人永遠都能抓到對的節奏。
材料科學、聚變能源這些在二十年內有可能不會出現大進展,但是和全自動端子機行業一樣,各行各業機器智能的發展卻一定是非常迅速的,導致很多人失業是就在眼前的事。我有個朋友移民去美國之后讀了藥劑師,這種職業是要讀好多年有相當高的職業門檻(應該是行業協會之類的人為制造的門檻),還沒畢業的時候,這個崗位已經有大量機器在替代她們了,現在在阻礙機器進入的主要力量是工會和行會這些力量了,但這撐不了多久的。我舉的這個例子算是那種有不小文化要求的崗位了,而那些制造業之類的,你看看珠三角的工廠看看富士康就知道了,全自動端子機類型的機器人大批大批地進駐。用富士康的一個產線管理人員的原話說,“一開始我們也是不接受機器人的。后來發現機器人很好,不用睡覺,又聽話,不像那些工人那么難管,太省心了。”富士康的機器人是用三年就可以回本的,又不會跳樓,簡直不要太爽。當然很多小工廠是還沒有動力去換機器的,畢竟前期投入會比較大,而且小工廠的業務隨時變,目前的機器人還只是適合那些大批量的業務。很不幸又有幸的是,那種能快速學習做新業務不需要重新編程,只需要一個師傅手把手教它做幾遍就能學會的機器人也已經有了,只是目前還比不上原來那些機器人的力量和精度,但這只是短暫的時間而已。
失業率越來越高,到時候怎么解決就業怎么維穩就會變得越來越嚴峻了。不只是中國這樣的,全世界都在面臨同樣的問題,怎么解決這些工作崗位是一個值得全世界關注的問題。

聯系我們

  • 深圳市日研精密機械有限公司
  • 黎先生:18948193058
  • 賀先生:13632680426
  • 服務熱線:18948193058
  • 傳真:+86-755-81795289
  • 一工廠地址:廣東省深圳市光明新區樓村二工業園碩泰路三號廠房
  • 二工廠地址:廣東省深圳市光明新區新圍第三工業區